米粉是中國傳統的美食,在古代,還甚至是用來招待貴客的上等貨,而從大陸傳到台灣後,其實分為兩大脈絡,一由從鹿港深入
到埔里,另一脈則落地在新竹。所謂新竹有強風,而埔里有好水,因此米粉隨著地理環境的差異,在台灣則演變成以炒米粉為大
宗的新竹米粉,以及水煮為主的埔里米粉。

而虎牌米粉則是台灣唯一採自動化生產的米粉工廠。走進虎牌米粉的工廠內,米粉的原料卻是輸送進一套數百萬元的標準化自動
設備,該廠負責人正通行董事長林明通得意地說:「這可是我們自己研發的,是國內第一台米粉自動化生產機器,算是米粉界的
賓士車,生產出來的米粉,品質很穩定。」虎牌米粉不僅比其他廠牌每一包半台斤貴二元,甚至供應空廚的飛機餐。

而進到虎牌的生產線,就可窺見其細膩而講究的流程。在這兒,每個工人都得要分工合作,有人要把幾百公尺長的米粉切短,有
人得要仔仔細細的用筷子把原本因為溼氣糾結在一起的米粉給順平,最特別的是,這些米粉還要蓋棉被睡午覺,如此一來,才可
以讓剛從生產線出來的米粉,溫度和濕度不會過高。歷經這一套套繁複的過程,最後這些米粉還要裝袋,不過裝袋的動作,也需
要人力一個一個裝,因為米粉容易斷裂或是損燬,機器包裝沒有手工來的細心。其實,成立正通行實業的林明通其實是石綻人,
在此之前,他與太太一起在台北市木柵創業,從事米粉中盤商的生意。而演而優則導,後來有感於傳統米粉製造流程太過簡略、
不衛生,於是就設立包裝廠,以OEM的方式向外採購優質米粉,再回木柵廠細緻包裝。


草創之初,林明通早上出門當卡車司機,太太則在家裡包裝米粉,下午林明通再回家把太太包裝好的成品載到市場賣,一天只能
睡四小時,就這樣熬了七、八年,林明通生意才漸入佳境。直到1997年,林明通有鑑於當時量販店、超市等通路正快速崛起,於
是除了傳統的袋裝米粉,也發明了簡便快煮的速食米粉,並設立虎牌食品公司,將速食米粉進軍量販、超市通路。虎牌米粉在業
界立足之後,1998年開始與日本友盛貿易株式會社合作開發、免炒米粉、速食米粉及點心杯湯等,漸漸打開外銷市場。林明通改
以外銷市場為主,比率約占生產總額的 7成,其中又以美國為主力市場,比率約占4成,就連賭城拉斯維加斯的超級市場都買得到
虎牌米粉。

前幾年,有鑑於台灣的生產成本高漲,林明通也循著其他台商的腳步,到廈門市旁的福青設廠,但由於水土不服,後來還是返回
台灣,選擇在宜蘭縣利澤工業區重新出發,建置新式設備及廠房,要瞄準全世界的商機一步步登上全球第一大米粉品牌的頂峰!
「回來台灣,我只有思考十天。」他向宜蘭縣政府承租2600坪土地,並斥資1億元建造新式米粉廠房及自動化生產設備。

腦筋動得快的林明通,在看好宜蘭的好山好水,現又與台北距離拉近,加上其位於利澤的廠房腹地又大,而興起了作「觀光工廠
」的想法。於是,在規劃設廠,就特別預留了一個觀光走道,讓訪客透由玻璃窗目睹所有製造米粉的流程。在林明通的想法中,
這座觀光工廠並不是要靠觀光盈利,反而是讓所有的參觀者排除「米粉就是傳統、米粉就是沒衛生」的錯誤觀念。

因此,建置中的虎牌米粉觀光工廠中,另會建置一個米粉博物館讓來客深深了解米粉的內涵。當你下次吃米粉時,腦中可別再浮
現歐巴桑徒手作業的場景了!至少,來到虎牌米粉的工廠看一看,你就會知道,米粉,其實也可以很高科技。